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商讯 > 文章正文

货拉拉周胜馥:职业“赌徒”转战同城货运O2O

作者:武警河南洛阳红丝带网 来源:www.027fck.com 未知发布时间:2019-01-18 13:02:37
货拉拉周胜馥:职业“赌徒”转战同城货运O2O

(电子商务研究中心讯)  都说“长赌必输”,但这句话放在周胜馥身上似乎不太适合,生性不安分的他爱赌,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职业“赌徒”。但凡决定“All in”,又总能一击即中。

  中学会考时,以香港“十优会考状元”为挑战目标,一击即中成为史上首名在会考中取得10优成绩的新界学生;迷上德州扑克后,耗费7年时间扑在上面,成功挖到第一桶金;创业之际,压上全副家当挤入同城货运O2O平台,杀出一条血路。

  “遇到喜欢和有价值的事就all in去做”,在香港长大的周胜馥,极具狮子山精神:无畏更无惧/同处海角天边/携手踏平崎岖。

  壹

  “长着一张扑克脸”,熟悉周胜馥的人喜欢用这句话来形容他,因为他的脸上甚少出现生动的表情,初看之下给人感觉很平庸。

  但只要与他对视,透过茶色茶色眼镜片,会有一种被他犀利的眼神看透的感觉。这是他多年打德州扑克练就的本领。

  周胜馥3岁那一年,跟随家人从内地移居到香港新界,学历成绩并不是特别拔尖。参加香港中学会考(这类似于国内的高考)之前,他发现历来的“十优会考状元”都出自香港岛和九龙,新界区从未出过,这大大刺激了他的神经,那颗好胜心一跃而起。

  其实考生在官方提供的39个科目中,只需要报考6-8科即可,但他不服输,一口气报了10科。正如王健林所言,先定一个小目标,拿下“十优会考状元”,那一年这个目标被周胜馥写在小本本里。

  1995年,平时不太起眼的他如同一匹黑马,一马当先跨过独木桥,成为史上首名在会考中取得10优成绩的新界学生,顺利进入美国斯坦福大学读物理。

  很快他就发现理工科,实际上就是在前人的结论上再论证一遍,“每一道题都有标准答案”,这种套路固化有没有挑战性的事情让他不满与厌倦,于是转到经济学。

  给出的理由很简单,“到底多久会经历一次经济周期,熊市、牛市纠结何时到来,这些问题没人能说得清,没人能用一个公式给我们答案”。

  从斯坦福大学毕业后,他顺理成章加入了与麦肯锡齐名的贝恩咨询,百万年薪。直到这时候,他的人生轨迹都跟香港大多数父母期待的一样,入读名校,进一大公司,找一份好工作。

  然而在某个百无聊赖的午后,当他打开一个游戏的链接想放松一下的时候,一切就都改变了。

  贰

  初次“邂逅”,周胜馥便无可救药地陷进去。为了心无旁骛地投入这种德州扑克游戏平台,他甚至背着父母辞掉工作。每天起床之后,除了吃饭,就一直坐在电脑前面疯狂地打扑克。

  最“丧心病狂”的是,为了迅速提高牌技,他一次同时开8局,甚至专门用统计软件分析自己的牌技,就这样以每天大约打8000手牌的癫狂节奏,坚持打了3年。“我可能是那段时间里全世界最专注于打德州扑克的人。”他说。

  如此反复折磨自己三年,才开始挣钱,光景好的时候每月可以赢100万港元以上。只不过世事难料,好景不长。2006年美国的《取缔非法互联网赌博法案》一出台,线上玩家大量“潜水”,整个线上赌博的生态链近乎崩塌。

  俗话说,条条大道通罗马,既然水路不通就走陆路。周胜馥从线上转到线下,转战不受美国法案影响的澳门赌场。

  虽然由于牌技越来与出神入化,在澳门赌场的3年他赢了千万身家,但身体也越来越差。一方面,由于下午和晚上玩家们才开始出没,通宵达旦那是常有之事,另一方面,人鱼混杂的赌场乃是烟酒之地,原本不吸烟的他自然吸入无数二手烟。长年累月过着如此混乱的生活,他开始意识到继续下去身体就要垮掉。

  更重要的是,这个游戏玩了7年已经没有当初的吸引了,台面上的筹码是越来越多了,但人越来越不开心。况且,有人输就有人赢,一场零和游戏对社会没有太大价值。

  玩累了,看透了,也厌倦了,自然是时候离开。后来他提起当时的状态,说“就像打游戏打通关时,再打下去已经没意义了。德扑是一个零和博弈,自己赢,别人就要输,在德扑上没有进步空间后,我想做一些创造价值的事”。

  2009年底,带上赢来的3000万港币,他回到香港。

  叁

  基本上离开澳门以后,周胜馥就很少打扑克了,只在逢年过节时才偶尔和朋友玩上一把,实际上出了职业玩家也很少有人敢跟他玩,牌技太厉害了。

  刚开始那几年,他只是做一些投资项目,直到2013年Uber风生水起时,才决定在移动互联网领域创业。为了避开与已经成长为独角兽的滴滴和Uber正面冲突,左右权衡之下,他选择面包车市场。

  于是投入从澳门赢来的钱,并卖掉十几处房产,一口气全扔到货运对接匹配平Lalamove(后改名为货拉拉)上。其实当时互联网在香港并不是那么吃香,务实的香港人喜欢的是房地产和金融这样的支柱产业,留给互联网创业者的空间并不大。

  与此同时,周胜馥杀入内地和东南亚市场,但O2O创业进入野蛮生长时期,高峰时多达上千家公司挤入这条赛道,一场场腥风血雨的补贴大战就此打响。

  急需大后方“粮草”支援的货拉拉,却在融资路上屡屡被拒。很多投资人并不看好这支香港团队,理由无非就是香港的互联网创业项目还没有成功的先例,香港人在内地投资没有一家成为独角兽。

  眼看着“粮草不足”无以为继,货拉拉账上的资金只够支撑两个月,他焦躁不安。幸运的是,生死关头他还是遇到了一些赏识他的投资人。

  2015年,货拉拉先后获得了清流资本领投的两轮千万美元级别融资。清流资本的王梦秋这样评价周胜馥:“上得朝堂,下得江湖。有好的教育背景和七年打扑克经历,人是非常聪明的,又愿意做货运这么接地气的事情,阅历有了,能成事”。

  从此,货拉拉的融资路越走越顺,至今已完成5轮融资,累计达到1.5亿美元。值得一提的是,向来信奉“只投人不投项目”的雷军也看上了周胜馥的货拉拉。2017年10月,由雷军的顺为资本领投,襄禾资本、概念资本等原有投资机构跟投,向货拉拉投资1亿美元。(来源:电商报)

推荐阅读/观看:丰台网站建设 http://www.ftwzjs.cn

上一篇:雷军:小米科技的诞生与十年来的思考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