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文章正文

谷歌人事连续动荡:云计算业务举步维艰

作者:武警河南洛阳红丝带网 来源:www.027fck.com 未知发布时间:2018-11-27 12:37:52
谷歌人事连续动荡:云计算业务举步维艰

令人颇有些意外的是,身为国际科技巨头领军者,谷歌近日上演了高管接连退出的一幕。

北京时间11月17日,谷歌宣布,甲骨文前高管ThomasKurian(托马斯·库里安)将于11月26日加入谷歌云,并将于2019年初正式接任该公司CEO。而三年前受聘创建谷歌云计算业务的DianeGreene(戴安·格林)将在ThomasKurian接任后离职。

消息一出,舆论哗然。就在两个月前,戴安·格林亲自在谷歌云官方博客上宣布,谷歌云首席科学家李飞飞将卸任谷歌云AI负责人、谷歌AI中心负责人,离职后的李飞飞将回归斯坦福大学任职。如今,离开谷歌的人,成为了戴安·格林自己。

然而,舆论的声音不仅仅聚焦在戴安·格林离职这一件事上,它只是最后一根“稻草”。就在这一离职消息官宣的两天前,量子位独家报道称,谷歌云AI研发主管、谷歌AI中国中心总裁李佳离职。这不由引人深思:谷歌云究竟怎么了?

“如果说李飞飞、李佳这对师生档退场,还不能说明太多东西,那么戴安·格林的离开多少算是一个标志性的结束了。”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谷歌在云市场的式微已经显而易见。”

跻身第四

资料显示,戴安·格林是VMware和初创企业Bebop的联合创始人。2015年,谷歌以3.8亿美元股票收购Bebop后,她进入谷歌,负责谷歌云平台与应用部门的工作。

在谷歌云的三年时间里,戴安·格林令谷歌云更加独立于母公司,并吸引了包括Twitter、Target在内的大批客户。随着人工智能热潮兴起后,戴安·格林开始以人工智能作为业务特色,并挖来了李飞飞、李佳,以及李飞飞离开后的接任者AndrewMoore等大咖。

此后,谷歌云平台将资源集中在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上。包括将销售、营销、谷歌云平台(GoogleCloudPlatform,GCP)和谷歌应用套件(GoogleApps/GSuite)整合成现在的谷歌云业务,建立了云端机器学习和云计算组,收购API管理公司Apigee、机器学习竞赛及代码分享平台Kaggle、云学习平台Qwiklabs等数个创业公司,并建立包括健康、金融服务、能源、制造等在内的谷歌行业垂直组织。

然而,这些举措并未让谷歌云杀出重围。目前,谷歌云远落后于全球云计算市场老大亚马逊和亚军微软,短期亦很难缩小差距。根据第三方研究机构SynergyResearch的数据显示,谷歌云市场份额排名第四位,居IBM之后,市场份额仅为个位数。

不仅是市场份额难敌对手,谷歌云的增速也很成问题。根据市场研究公司Canalys最新发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第三季度,全球云基础设施服务支出达到210亿美元,比2017年同一季度增长46%。在增长速度上,微软Azure和阿里云的增速分别高达76%和90%,谷歌云则在最新一季财报中没有披露云业务的增速。

“谷歌没能赢得简单枯燥的业务,这些业务被亚马逊直接夺走,”洛佩兹研究公司MarbelLopez就此表示,“他们在创新领域做得很好,但缺乏更基本的东西。”

机会渺茫?

MarbelLopez所称的“简单枯燥的业务”,其实就是指云服务最基础的存储和主机托管等工作,后者历来推动着亚马逊AWS的主导地位。而其所说的“创新领域”,则是指谷歌的AI能力。

不过,大部分企业并没有买谷歌云“创新”的单。“当前AI云服务市场还不能说成熟,部署AI的企业并不多。”赛迪顾问电子信息产业研究中心分析师涂志远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评论道。

“我觉得吧,亚马逊AWS还是最好用的,要是我创业,我首选还是亚马逊。”一位技术工程师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感叹道。他所在的公司总部位于美国,是一家创业公司,同时该公司也在中国大陆展开业务。据他介绍,公司目前全球范围内使用的云服务供应商有两家,一家是亚马逊AWS,另一家是谷歌云。

之所以选择谷歌云,最主要是因为便宜。“同等性能和同等数量,亚马逊AWS贵四分之一还多。”该工程师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但谷歌在体验上则有诸多不便,例如,谷歌云在中国大陆地区暂时无法使用。

“企业对云服务的需求,其实主要就是简单、方便和便宜,”他表示,“在这背后,首先是云服务的可靠性,不能总是出事故,其次是安全性,主要是数据安全。”与这些需求相比,AI能力在当前云服务中并非企业最为看重的东西。事实上,这位工程师所在的企业尽管使用了谷歌云,但并未使用它的AI工具。“不适合我们的应用场景,用不上。”他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直言。

涂志远则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谷歌云的差异化优势确实在其AI能力上,但当前AI云服务市场还有待进一步发展。“谷歌的AI背后拥有自研发的TPU支撑,AI能力谷歌绝对是老大,”涂志远表示,“只是企业在云服务上对AI的需求没有那么大。要等需求爆发,最快也需要至少3年。”

一方面是企业未必买单,另一方面则是谷歌云不得不放弃军方的订单。今年上半年,谷歌参与美国军方Maven项目协助研究AI无人机一事被曝出,引发内部员工大规模抗议及离职潮。国际机器人武器控制委员会(ICRAC)发布的公开信,更是将矛头直指两位谷歌CEO以及戴安·格林和李飞飞,要求谷歌中止与国防部的合作。

“凭借与美国军方的合作项目,谷歌原本想借机拓展谷歌云AI业务,然而因各方极力反对而终止,最终发布AI七原则,承诺不会构建AI武器,”前述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表示,“但随着百亿美元军用云计算合作已无力插足,谷歌其后的市场竞争势必会受到影响,也无疑会进一步助长在云市场本就强势的亚马逊和微软。”

推荐阅读/观看:云浮网站设计 https://www.feimao666.com/diqu/guangdong/yunfu/

上一篇:汉阳网站建设:移动设备是否能够最终取代计算机?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