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主页 > 主打产品 > 文章正文

海南事实孤儿捡废品养家 部分未能领取|我的朋友六面兽

作者:武警河南洛阳红丝带网 来源:www.027fck.com 未知发布时间:2015-07-06 15:13:07
海南事实孤儿捡废品养家 部分未能领取孤儿救助金
我不是没有选择,我可以选择死,但有妈妈和哥哥在,我不能……” 12岁的谢国器被逼着坚强地扛起了一个家。南国都市报记者王洪旭摄  我不是没有选择,我可以选择死,但有妈妈和哥哥在,我不能……” 12岁的谢国器被逼着坚强地扛起了一个家。南国都市报记者王洪旭摄

  他们不是父母双亡的“标准”孤儿,却因为父母失踪、服刑、重残等原因“事实无人抚养”,这些儿童普遍监护缺失、物质困顿、精神孤独、教育堪忧��

  临高县临城镇宫花村,明晃晃的太阳下,一片金黄的稻谷刚刚被收割。12岁的谢国器满头大汗,弯腰捡拾遗漏的稻穗。田地不是他的。他捡拾稻穗,是为了生存。

  父亲死去后,陪伴谢国器的只有精神病母亲和智障哥哥。年幼的他,因长期没有床睡、睡地板得了严重风湿。为了活下去,谢国器还捡废品,学着修自行车……

  谢国器是典型的“事实孤儿”。像他这样因为父母失踪、服刑、重残等原因“事实无人抚养”的儿童,全国有约58万名。由于尚未被社会广泛知晓,这些与孤儿、留守儿童处境相似的孩子,时常难以获得完善的救助和关怀,成为亟需救助的特殊群体。

  在海南,政府部门和一些慈善组织已经把目光投向了这个群体。

  文/南国都市报记者 杨金运 王洪旭

  生活之贫

  米饭蘸酱油吃,睡觉在地上

  7月4日,临高县临城镇宫花村,推开谢国器家的大门,湿气和臭味扑面而来。

  屋子是7天前志愿者帮忙清扫过的。原来的屋子里,堆满了塑料瓶和废品,臭味更浓。左侧黑暗的房间里,他那患有精神病的母亲在自言自语。

  生活变得异常艰难是从2013年12月22日那个冬至开始的。常年多病的父亲病逝了。10岁的谢国器在村民们的帮助下,处理了善后事。父亲走后,留下了患精神病、癫痫的母亲和智障的哥哥,生活都不能自理。还有一间破败的瓦房,晴天透光,雨天漏雨。

  谢国器的父亲没有兄弟姐妹,外婆家那边也没有人了,这个家庭的重担咯噔一下落在谢国器身上。他要一边上学,一边照顾母亲和哥哥。他比那些没有父母的孤儿,还要艰难。

  父亲在世时有一张木板床,后来也坏了,他们就睡地上。下雨天很潮湿,也要睡地上。如今12岁的谢国器患上了严重的风湿病,下雨天就关节痛。村里的乡村医生谢医生说,谢国器母子3人生病,他都是免费给他们开药,平时也会给予一些生活帮助。“小孩在读书,哥哥和妈妈生活不能自理,经常就白米饭蘸酱油或盐吃,有时也买一包榨菜,或者村里人给一些蔬菜。”

  无奈之坚

  如果他是孤儿,他可以选择进福利院,或者每月领取孤儿救助金。但他不是。命运过早地以张牙舞爪的姿势呈现在这个年幼的孩子面前,让他早熟,催他坚强。

  “我不是没有选择,我可以选择死,但有妈妈和哥哥在,我不能……”他的这句话,在志愿者心里投放了一颗大石头。父亲去世后,在文澜江中心小学读书的谢国器不得不变得坚强。他每天早上4点多起床,用柴火煮饭,然后跑步去上学。学校离家5公里,他每天要来回跑4趟。为了不让哥哥和妈妈饿着,中午放学他也得回家煮饭。

  为了一家人的生活,谢国器还需要做得更多。在学校,他经常将同学们喝水后的塑料瓶捡回家,放学路上看到废品也捡回家,卖了维持生活。谢国器说,废品最多的一次卖了10元,少的时候就是2、3元。

  谢国器的父亲走后留下了一个修自行车的工具箱。谢国器没时间跟同龄人一起玩耍,但他懂修自行车,拉近了和同龄人的关系。这给了他很多精神支持,至少不那么孤独。

  谢国器家的土地在给父亲治病时都卖完了。谢国器说,父亲去世后,户口簿上的户主改成了母亲,但由于母亲患精神病,没有到银行按手印,低保金也取不出来。

  记者将情况反映给当地政府相关人员后,其表示将了解核实,帮忙解决。谢国器家里没电已经很久了。6月28日,海口的众多爱心志愿者给谢国器送去了电视、床、电饭锅等,当地供电部门还帮忙接通了电。从此家里有灯光,里不再漆黑。

  监护之缺

  老人带两个孩子,溺亡一个

  像谢国器这样的孩子被称为事实孤儿。他们的父母一方死亡、失踪、患有精神病、重残、重病、正在服刑(3年以上)等,另一方未履行监护照料义务1年以上,抑或是非婚生、遭遗弃后被收养,导致“事实上无人抚养”。他们有爸爸或妈妈,却得不到他们的抚养。

  因为上述状况,贫困,往往成了这些孩子所处家庭的第一层底色。

  “调查的状况比我们最先认为的要严重。”海南成美慈善基金会不久前开始调研海南事实孤儿的生存境况,该基金会秘书长刘英子说,一开始她以为,这些孩子的状况可能也就是被寄养在亲戚家,事实上很多孩子状况更糟,有些还要照顾病重的爷爷奶奶或父亲母亲。提交上来的调查报告,刘英子看了两三份就看不下去,“太悲惨了。”

  由于没有爸爸妈妈抚养,还时常会导致监护的缺失。屯昌县南吕镇老市,14岁的李玉赤着脚,站在过道门槛上,斜照进来的阳光把她的马尾照亮。奶奶美桂坐在没有风扇的厅里,表情凝重,说:“长得真是像她爸爸啊。”

  李玉还小的时候,父亲就患病去世了。剩下了李玉和两个弟弟。李玉的母亲熬不住,在李玉四五岁时改嫁到屯昌坡心镇。剩下3兄妹,李玉和一个弟弟被分给奶奶照料,另一个弟弟则被分给外婆照料。但这么一个满头白发的老人,显然无法照看好两个孩子。

  几年前的一天,弟弟小李的出去河沟里玩水后便再也没能回来。林美桂说,那是他最疼爱的孙子,特别乖,平时有吃的,一定要先叫奶奶吃,可惜没看好,溺亡了。

  林美桂一度为自己没能照顾好孩子自责,记性一下子变坏了。心事重重的她,经常去镇子上买东西,走着走着就忘记了要买的东西了,“时常想起我那听话的孙子。”年迈还要赚钱养家,又要照顾孩子,监护的缺失已成必然。如今,林美桂依靠低保金,和孙女李玉相依为命。

  “希望通过我们的报道,让更多人知道这个群体,关注这个群体。”

  探索之躯

  我省试点“困境儿童普惠型福利”

  救助事实孤儿和其他困境孤儿,海南在行动。

  2014年,琼海成为民政部关于开展适度普惠型儿童福利制度建设第二批试点地区。对孤儿、困境儿童、困境家庭儿童、普通儿童等进行分类分标准保障。这其中,就包含了事实孤儿。经初步摸底调查,琼海市有2300多名需要开展救助的儿童,目前琼海民政局正做进一步核实,核实完后将于近期发放生活救助金。

  据介绍,琼海市享受保障制度的儿童年需救助资金570.84万元。其中,中央资金104万元,海南省财政资金39.69万元,琼海市财政配套427.15万。按政策,孤儿每人每月发放生活救助金800元。困境儿童分每人每月100元至400元不等的6个标准进行救助。困境家庭儿童,其中包含了大部分“事实孤儿”,琼海市的保障标准是这样的:对父母一方死亡另一方因其他情况无法履行抚养义务和监护职责的儿童,每人每月发放生活(下同)救助金400元……

  此外,海南陵水、澄迈也在开展该适度普惠型儿童福利制度建设的省级试点。

  政府行动的同时,民间的慈善机构也已经将援手伸出。2014年10月,海南成美慈善基金会“爱助事实孤儿”项目正式上线支付宝E公益平台募集善款。从陕西省开始试点,为事实无人抚养儿童提供帮助,帮助他们完成受教育的梦想,避免他们过早地走向社会误入歧途。截止2015年7月3日,爱助事实孤儿爱心捐赠已达3676913.99元,这些网络筹集的善款,将用于帮扶和资助海南、陕西、广西和甘肃四省的“事实孤儿”。

  今年,该基金会申请的海南事实孤儿大病意外保险项目,还获得了国家民政部2015年“中央财政支持社会组织参与社会服务项目”的立项支持资金40万元。

  5月30日,海南成美慈善基金会启动了海南事实孤儿下乡调研工作。


  精神之困

  教育缺失,如何让他们现笑容?

  父母之爱可润泽生命,但一道由代沟导致的鸿沟横跨在“事实孤儿”和爷爷、奶奶或其他亲戚间,时常导致家庭教育的缺失。他们脸上的表情,时常蒙着阴影。

  屯昌南吕镇咸六村,8岁的小琪(化名)面对陌生人始终一言不发。奶奶王秋枫(化名)摇摇他的胳膊说:“你回答一下。”他还是不说话。“不知道怎么教育他。”奶奶王秋枫鼻子一酸,流下眼泪来。

  3年前,小琪被妈妈“抛弃”送回来咸六村时,王秋枫也流了很多眼泪。“他妈妈16岁就嫁给我儿子,没有结婚证。”王秋枫说,儿子吸毒戒不了把这个家庭拖入了深渊。媳妇放弃孙子,让这一切雪上加霜。小琪爸爸和妈妈都还健在,而他却成为了“孤儿”。

  爷爷65岁,奶奶55岁,代沟横跨在他们和小琪之间。目前孩子领取低保金,两个老人则忙着赚钱填饱小孩的肚子,却不知道该怎么来教育好这个小孩。

  王秋枫感到苦恼,儿子已经因为教育不好走上了歧路,孙子的教育怎么办?

  “放学回来让他写作业他也不写,还顶嘴。”王秋枫无奈地说,有时候,小琪从学校回来,脸上黑一块紫一块,手上也受了伤。王秋枫问他怎么了,他也咬着嘴唇不回答,“别人笑他,他跟人打架了,也不肯告诉我们。”小小年纪的小琪把心门关上了。

  父辈之罪

  父亲杀了母亲,留下孩子孤独成长

  一些“事实孤儿”承受的困顿和孤独,是命运的摆夺去了他的父亲或母亲的生命或让他们深陷困境。而另一些,则是父辈所犯下的错误导致的。

  屯昌南吕镇三岭村的一个房间内,刚刚放暑假,10岁的小聪(化名)一个人在家。奶奶在海口打工,爷爷到外面喝茶去了,他中午给自己煮了一包方便面,加足了料。

  2008年,3岁的小聪和打工的爸爸妈妈生活在西安。也就是这一年,由于家庭矛盾,小聪的爸爸和妈妈感情破裂,小聪的爸爸冲动之下,炸死了小聪的妈妈。

  “当时法院判我们赔偿20多万,但我们哪来的钱,卖了全部谷子,借了钱,凑了两万元赔给亲家,其他的只能听天由命了。”小聪的爷爷陈松青(化名)说,事发后,他和一位亲戚一起去把孙子了带回来。

  最终,小聪的父亲被判死缓,被关在西安。

  小聪从小便在没有父亲和母亲的环境里长大。小聪时常问爷爷,爸爸妈妈在哪?每次,陈松青都骗他说“在外面打工”。但时间久了,村里人便开始拿小聪开玩笑,“你没有爸爸妈妈”,“你爸爸杀了你妈妈”之类的声音,开始传入年少的小聪耳中。

  陈松青说,还有一些孩子趁此欺负孙子,指挥孙子去偷东西。陈松青说,知道瞒不住了。他开始和孙子强调他的不一样。“你和别的孩子不一样,你要好好学习。”陈松青时常这样教育小孩。这也导致了小聪对父亲的恨意。他知道自己的父亲在坐牢,但他说自己不想爸爸,由是爸爸是“坏人”。

  帮扶之“

  是领取低保金,还是孤儿救助金?

  5年前,陈松青老人曾经带着孙子去当地民政部门,试图申请孤儿生活救助金,却被告知“爸爸还在,不能办理孤儿的福利”。“妈妈死了,爸爸被判死缓,和死了有什么区别。”陈松青感到不服。

  海南成美慈善基金会工作人员在调查走访事实孤儿的家庭时发现,类似的事实孤儿家庭,有的领取低保金,有的领取孤儿救助金,有的则什么也没有。

  屯昌南吕镇大罗村委会,甘玉彬和老伴昌金英都过了65岁了,还种了一亩多的稻谷和100多株槟榔。

  2012年,甘召6岁的时候,甘召的父亲甘孙超因肝病离世。离世前几年,与他未婚生子的女子得知他罹患肝病已离家而去。甘孙超最终将儿子甘召留给了两个年迈的老人,两个老人只能挑起重担。

  有人建议他可以取为甘召申请孤儿救助金,那样,不至于那么艰难。

  前年,甘玉彬试探着去问村里的大队。“我的孙子能申请孤儿生活补贴吗?”大队的工作人员答复说,“他妈妈虽然改嫁了,但人还在呢,申请不了。”甘玉彬吃了闭门羹,准备放弃。但有一天他又和另一个村的书记说起这件事,该书记说:“父亲没了,母亲改嫁了,小孩没人养,不是孤儿是什么?你去民政问问。”

  这一问,居然问对了。去年7月申请,9月甘召就领到了孤儿生活救助金。海南省民政厅社会福利和社会事务处有关工作人员介绍,我省一直很重视这方面的工作。但目前不同省份对于事实孤儿的分类是不统一的。在我省民政系统,父母一方死亡、失踪、服刑、改嫁或戒毒的,另一方服刑、改嫁、失踪或戒毒的,归为监护困境儿童,目前各市县按照孤儿在帮助。但低保金和孤儿救助金两者不能重复,看他以什么身份来报领,如果他以孤儿来报领就给孤儿补贴,如果低保身份申报就发低保。该工作人员还表示,也有一些人由于各种原因没有申请,就没有领到补助金。

  救助之愿

  摸底事实孤儿完善帮扶政策、救助体系

  事实孤儿这个群体,将会在更多的关注中,获得越来越多的阳光。

  海南成美慈善基金会秘书长刘英子希望能募集到更多善款,解决目前事实孤儿的一些生活上的问题。“希望通过募款,让更多人知道这个群体,关注这个群体。”刘英子说,也希望能通过这个项目,让政府和社会更加重视,最终愿望是希望国家体系能提供政策保障。

  刘英子认为,前期,成美慈善基金会会更注重这些事实孤儿的生活状况;到了后期,在做的过程中会慢慢开始关注他们心灵上的东西,并在心灵方面给予帮助。

  “那么多孩子需要我们来帮助,时常感到心疼。”海南省妇联儿童工作部部长陈桦建议,应该在全省范围内做一次大摸底,摸清楚具体的数据和现状,另外还需要在进行救助的时候,重视这些孩子心灵的成长,“不能只是发点钱,必须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2015年海南省两会上,一份关于困境儿童的提案引人注目。

  屯昌县人大代表提出了《关于对全省困境儿童进行帮扶的建议》,该议案建议首先全面调查摸底,掌握困境儿童底数。由省相关部门牵头对全省各市县困境儿童的情况进行认真细致的调查摸底工作,做好综合分析,登记造册,建立基础信息资料库。其次,制定帮扶政策,完善帮扶机制。在相应社会救助、教育扶持、社会事务综合治理中进一步明确帮扶机制。把困境儿童救助资金列入年度财政预算予以保障,保障困境儿童分享应有的权利。



上一篇:长沙男子酒驾撞死人逃逸 不到一月被|清河吧张二庄车祸 下一篇:南京江北新区终获批复 10年后人均gdp达18万元|7bbvv